产品中心

补贴退坡原材料上涨风电机价格一降再降上市公

发布时间:2021-09-13 19:04

  原标题:补贴退坡,原材料上涨,风电机价格一降再降,上市公司半年报却依然亮眼

  8月26日,从事大型回转支承和工业锻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新强联(300850)公布半年报,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2.6亿,同比增长132.5%;实现归母净利润1.8亿,同比增长74.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非后的净利润2.22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23.82%。

  8月24日,从事兆瓦级大功率风力发电塔架及其相关产品的生产、销售的天顺风能(002531)发布半年报,上半年营业收入约32.88亿元,同比增加1.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约7.99亿元,同比增加47.05%。

  8月25日,新强联盘中股价最高触及171.49元,创历史新高,8月26日股价回调,下跌5.58%,报收160.97元。而天顺风能则在持续近一周的上涨后,8月26日下跌2.15%,报收12.28元。

  近期,风电装备企业密集发布半年报。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十余家风电上市企业陆续发布2021年上半年业绩。从事风电设备和光伏设备零部件的设计、加工与销售的振江股份(603507)上半年151.66%的净利润增速,成为上半年净利润增幅最大的企业;中材科技(002080)上半年净利润增速103.19%;明阳智能(601615) 上半年净利润增速103.19%……

  尽管业绩亮眼,但风电设备公司也并非“一路顺风”,今年上半年政府补贴已然退坡,原材料价格上涨也让这些企业生产成本大涨。

  “风电板块上涨势头比较猛,跟中石油等国企开始布局风电机有关系。但原材料持续涨价,所以很难说下半年风电基建的势头能否持续。”厦门大学管理学院“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教授8月24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如此分析风电板块的走势。

  据公开资料,新强联公司主要从事大型高端回转支承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致力于为客户提供高品质的回转支承产品,产品主要包括风电主轴轴承、偏航轴承、变桨轴承,盾构机轴承及关键零部件,海工装备起重机回转支承等;产品主要应用于风力发电机组、盾构机、工程机械等领域。

  2021年上半年,新强联延续2020年的涨势,营收与扣非净利润实现翻倍,分别同比增132.5%、123.82%。同时,时代财经注意到,其营业成本同比增150.12%,公司解释为“主要系随着收入增长而增长”。

  其半年报显示,分行业看,回转支承的营业成本比上年同期增165.30%,毛利率29.89%,毛利率比上年同期下降6.05%;分产品看,风电类产品营业成本比上年同期增170.67%,毛利率28.77%,毛利率比上年同期下6.28%。

  对于风电类产品毛利率的下降,8月26日,时代财经致电新强联董秘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解释称,“半年报显示的毛利率是与上年同期相比,但如果与年初相比的话,是没有这么大的悬殊的。”

  在该司半年报“公司面临的风险和应对措施”一栏提到了原材料上涨对公司的毛利率的影响,“公司生产所需的主要原材料为连铸圆坯、钢锭和锻件,占生产成本的比重较高,因此原材料价格波动会给公司毛利带来较大影响。”

  据公开资料,天顺风能是全球最具规模的风力发电塔架专业制造企业之一,2020年年报显示,天顺风能的主营业务为风电设备、发电,占营收比例分别为:89.06%、8.77%。

  天顺风能在今年半年报披露,“2021年上半年,面临陆上风电“抢装潮”结束后市场的短期回调,公司陆上风塔产、销出现一定下降。报告期内,公司风塔及相关产品销售量24.0万吨,目前在手订单100万吨,预计全年产量达70万吨。”

  有投资者注意到,行业处于高景气,天顺风能不应该出现“陆上风塔产、销下降”的现象,而且手上订单有100万吨,却只销售24万吨。天顺风能董秘8月24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中的回复透露了公司“饱受”钢铁涨价之苦。

  “受去年抢装潮结束,一季度塔筒招标价下探至7200左右,但钢价却从去年4500一路快速涨至最高7000,尽管塔筒招标价到年中也一路涨至10000以上,但还是有个滞后过程,上半年在不影响客户交付的情况下,尽最大可能控制了交付节奏,抵消原材料快速上涨的不利因素。下半年目前订单爆满,各工厂加班加点,全力冲刺70万吨目标。”

  同时,天顺风能在半年报中也有提示大宗商品上涨带来的压力:“报告期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普遍持续上涨,钢材、玻纤、环氧树脂等风电制造领域的上游商品价格也顺势上浮,叠加国内风机“价格战”延续,或加大风电制造企业生存压力。”

  在应对方面,天顺风能半年报提到,公司作为一家深耕风塔行业的优秀企业,有更多的经验应对原材料波动。风塔是成本加成定价模式,公司会随原材料价格调整产品定价,及时将成本传导。

  据国家发改委2019年5月份发布的《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规定自2021年1月1日开始,新核准的陆上风电项目全面实现平价上网,国家不再补贴,而之前核准的项目,按期完成并网可享受补贴。

  据悉,风机价格在2019年、2020年快速攀升,从3000元/千瓦,到最高突破4100元/千瓦,然而“抢装潮”过后,今年上半年低价竞争快速再现。

  以今年5月国家能源集团公布了11个风电项目为例,包括山东临沭三期风电项目、黑龙江桦南公心集风电项目、内蒙古楚古拉风电项目等,累计651.4兆瓦。其中,最低中标的单机价格为2576元/千瓦。

  “未来的趋势肯定是要降价格的。”8月26日,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可再生能源、风能产业的业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今年6月中旬,国投甘肃酒泉北大桥第七风电场B区20万千瓦风电场项目开标,人们惊异地发现三一重能以2360元/千瓦的含塔筒报价,再刷今年上半年风电机组报价新低。“

  “现在补贴已经退坡,按理说今年营收和净流入应该比去年弱。目前风电板块上涨势头比较猛,跟国企开始往风电机布局有关系。”林伯强介绍,在双碳政策下,今年能源国企加大力度布局风电等,给风电的基本面做了支撑。

  前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进一步指出,在“双碳”目标下,风电设备的市场前景广阔,现在摆在风电装备企业面前的是在低价中提升技术与控制成本。林伯强对时代财经分析,风电设备公司必须考虑到成本价格上涨,尤其是铁、铜、铝、钢,所以很难说下半年风电基建的势头能否持续。

  “如果未来原材料价格出现大幅上升,而公司应对措施或产品售价的调整不及时,将对公司业绩产生不利影响。为此,公司一方面加强采购预警机制管理,另一方面优化产品结构、加强新产品研发力度,提高产品竞争力,进而增强产品议价能力,消化因原材料波动对公司的影响。”新强联在半年报中提到了对价格预判与议价的能力的重要性。

  钢材是风电装备主要材料。从供给方面来看,上半年全国钢铁产量有所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数据,1-6月全国生铁、粗钢产量分别为45638万吨、56333万吨,同比分别增长4.0%、11.8%。

  中钢经济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胡麒牧曾对媒体预测:“在保供稳价政策影响下,大宗商品市场在逐步降温,铁矿石进口量和价格出现了大幅下跌,钢材价格的成本支撑在减弱,但由于一方面经济依然处于持续恢复阶段,下游需求有支撑,另一方面国内在压缩钢铁产量,预计钢材市场供需矛盾依然存在,钢价存在支撑。”

  焦炭作为炼钢的重要原料,其价格上涨不可避免地推升钢铁企业的生产成本。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截至8月23日,普氏铁矿石价格指数为136.5美元/吨,较7月底下跌44美元/吨,跌幅为24.4%;焦炭价格为3200元/吨,较上月底上涨600元/吨,涨幅为23.1%。同期,焦炭成本占生铁总成本比例上升9.4个百分点,至42.5%。可见,焦炭价格上涨严重透支了铁矿石价格下跌带来的成本缩减空间。

  关于钢材涨价的应对,天顺风能在半年报中提到,该司利用产品规模、成本、质量优势,在三北地区大量提高市占率,并利用规模优势与钢企达成战略合作来减少价格波动因素带来的影响。

  8月25日,时代财经记者致电天顺风能董事兼董事会秘书朱彬,进一步咨询如何应对成本上涨,对方称:“我们也没办法做一个比较好的判断,还是看大宗商品的走势。”新强联董秘办工作人员也给予时代财经记者类似的回应,“这得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看,因为现在价格好像是趋于持平状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地址:山东省济宁市章丘区双山街道办事处三涧溪村2号  联系人:马经理 

固定电话:400-0713481

全国销售热线:

400-07134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