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ag试玩网站巩固脱贫成果的“云龙样本”

发布时间:2021-08-02 15:05

  云龙县脱贫退出后,云南省大理州云龙县委书记段冬梅还沉浸在“百日攻坚”的忙碌中。

  这不,芒种刚过,同济大学校长率队到云龙县调研脱贫攻坚工作开展情况,在大理州委州政府的组织下,段冬梅带领县里相关部门负责人全程陪同参与,讲问题、求良方、话愿景,希冀充分利用对口帮扶的同济大学在人才、教育、医疗、产业、规划等领域的学科优势,继续为云龙巩固脱贫攻坚成果和推进乡村振兴精准把脉、靶向治疗。

  “我们实现了高质量摘帽,但并不意味着圆满完成高质量脱贫任务。”脱贫摘帽后,段冬梅依然保持清醒。

  因为她知道:全县20.8万人,少数民族占了87.88%,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属于“直过民族”;全县548公里县界中,有217公里与列入“三区三州”的怒江州山水相连,山区面积占98.6%,自然条件恶劣,产业基础薄弱,贫困有“失而复得”的风险。

  “好住!”63岁的傈僳族大妈克兰妞刚从小区散步回来,看到社区工作人员上门走访,立刻开门邀请工作人员落座。

  进入室内,客厅沙发上方的墙壁上,张贴的“新旧对比 历史跨越”的图片显得格外醒目。图中左边是被烟火熏得黑漆漆的垛木房,右边是宽敞明亮的小区房,清晰记录着克兰妞一家从检槽乡大工厂村小钢厂组搬入新居的历史跨越。

  “大女儿在医院做保洁,大孙子去山东打工了。”没等工作人员询问,克兰妞主动说起了一家人的生活状态,兴奋的言语难掩骄傲和满足。

  克兰妞一家迁入的安置点,是位于云龙县城的诺邓镇福堂社区,社区共有搬迁户591户2198人、建档立卡户485户1832人,来自全县的10个乡镇。

  易地扶贫搬迁是精准扶贫“五个一批”中的关键一批,也是脱贫攻坚战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他介绍,除了组织引导外出务工,县里还在社区开展了“春风行动”,通过挖掘全县各单位的保安、保洁岗位,以及安排社区公益岗位等方式,确保每家每户劳动力都能顺利就业。

  目前,福堂社区除11户24人需要兜底保障外,其余每户搬迁户至少有一人实现了稳定就业。

  而这些仅仅只是开始。站在小区门口放眼望去,附近一大批配套产业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

  “这里是农贸市场,那里是建材市场、汽车销售修理中心,小区背后是食用菌种植基地,还要建火腿加工厂……”赵志坚指着小区附近正在施工的工地盘算道,这一系列配套产业项目建成后,预计至少可提供700个工作岗位。

  搬迁群众来自全县10个乡镇,涵盖6个民族,如何让他们和谐共处,也是决定搬迁工作成败的重要因素。

  “针对社区很多搬迁户都能歌善舞的实际,每晚八点,社区都会提供设备,在小区空地上组织大家跳舞,增进沟通和感情。”赵志坚说。

  据云龙县扶贫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全县累计投入8.9亿元,完成24个安置点1614户、6032人的易地扶贫搬迁任务。其中,建档立卡户1213户、4637人。

  “搬新居住新房开创新生活,挪穷窝换穷业拔掉穷根子”也成为各个安置点搬迁群众的真实写照。

  “新猪圈投入使用后,三个猪圈加起来,一年可以出栏300头猪。”在新建的猪圈里,57岁的白族大叔车清泽一边整理着新猪圈里堆放的杂物,一边说出了自己的扩产计划,笑容一直挂在脸上。

  车清泽家住云龙县长新乡佳局村龙子潭组,作为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靠着养猪,他家已于2016年成功脱贫。他于2017年在家对面的山坡上建了新猪圈,收入连年翻番,至2019年年收入已有17万多元。

  有钱了,新猪圈投入使用才两年,车清泽又开始忙扩产,于2019年底开始建起了第三个猪圈。

  车清泽所说的合作社,是长新乡大岩场生猪养殖专业合作社,该社于2013年挂牌成立。2014年以来,依托脱贫攻坚产业扶持政策,ag试玩网站合作社不断壮大,社员自已达379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有118户。

  “合作社实行‘养殖户与合作社绑定发展’‘合作社与龙头企业、市场绑定发展’的双绑定发展机制,依托稳固的销售供应链,保障收购社员的生猪价格不低于6元每市斤。”该合作社负责人杨娟花说。

  杨娟花介绍,合作社的参与模式分 “自繁自养”和“委托代养”两种。“自繁自养”模式由合作社统一提供母猪和猪仔,分散到农户扩繁育肥;采用“委托代养”模式主要针对有劳动能力、但缺少资金成本的农户,合作社统一提供猪仔、饲料,委托给农户代养育肥后统一回收,合作社按100元/头支付代养费。

  目前,采用“自繁自养”模式的社员有363户,采用“委托代养”的有16户。

  “靠养猪年纯收入在10万以上的社员很普遍。”口说无凭,杨娟花特地抱出一堆费用支付单据一一展示,全部是今年以来支付给社员的生猪收购费用,显示金额大部分在10万元以上。

  据统计,杨娟花的合作社2019年生猪出栏逾6万头,除社员之外,合作社通过生猪收购和市场培育,辐射带动长新乡12个村委会和周边白石、检槽、宝丰3个乡镇1657户农户参与产业发展。长新乡也成为大理州第二大牲畜交易市场,生猪产品重点销往怒江、迪庆、丽江、昆明等州市,构建起稳固的市场销售渠道,牲畜产值达1.84亿元。

  生猪养殖规模持续扩大,如何抵御市场价格波动?如何延伸产业链,提升产业辐射带动力,保障脱贫农户增收持续有保障?这也是云龙县委县政府思考的问题。

  在党委政府的帮助下,杨娟花的合作社依托云龙县具有国家地理标志认证的诺邓火腿品牌,迈开了深加工的发展步伐,目前正在兴建年加工规模1万只的火腿加工厂。

  杨娟花的合作社,是云龙县巩固脱贫成果的生动实践。截至目前,全县累计培育农业龙头企业16家、家庭农场51个、农民专业合作社405个、农业庄园7个。

  “我们构建了‘一主、六副、五谷开花’”的扶贫产业发展格局。”段冬梅介绍,“一主”即以诺邓火腿品牌为支撑的生猪产业;“六副”即核桃、烤烟、茶叶、麦地湾梨、中药材、山地牧业;“五谷开花”即特色水稻、玉米、荞类、麦类、豆类、杂粮等传统作物品种组合式发展。

  “产业扶贫是‘造血式’扶贫,产业发展有势头,农民致富才有奔头,这也是我们抓脱贫攻坚工作的‘重头戏’。”段冬梅说。

  “有保险保障,我们没有了后顾之忧。”34岁的杨增乔背着尚在襁褓中的孩子,在自家的新房前来回踱步,一边哄孩子入睡,一边开始规划起了新生活。

  杨增乔家住长新乡松炼村,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一家人已于2019年顺利脱贫。不过,常人不知道的是,这也是她家第二次脱贫。

  原来,几年前,杨增乔的婆婆查出高血压、糖尿病并引起了系列并发症,虽然相关医药费可以按照健康扶贫政策进行报销,但婆婆失去劳动力,夫妻二人又要抽出时间照顾,无形中分散了一家人脱贫的精力。

  外出务工、养猪、养羊,种有20多亩地,几年来,在当地党委政府和挂钩帮扶贫干部的帮助下,一家人产业收入连年增长,并于2019年再次顺利脱贫。

  这时,云龙县推出的“精准防贫保险”派上了大用场。2019年9月,云龙县在原来针对贫困户推行的财产人身组合险的基础上,联合保险公司推出了“精准防贫保险”,每家每年保费只需100元(贫困户由挂钩帮扶干部代缴),将处于贫困边缘的农村低收入户和存在返贫风险的脱贫户纳入“精准防贫保险”保障范围。

  凡出现因灾、因病、因学(孩子入学)情况带来人身财产损失和经济困难的,将通过“精准防贫保险”展开防贫救助,其中因病住院最高救助金额可达10万元。

  具体保障范围包括,因病在享受相关医保报销政策后,仍需个人支付的基本医疗范围内的住院医疗费超过预警线元)的;因病死亡的;子女就读高中、全日制高等教育阶段(包括实习),在享受雨露计划、“四类对象”资助等相关教育扶贫政策后,学杂费、住宿费、教科书费超过预警线元)的;因灾导致房屋及室内财产损失超过预警线元)的;因交通事故(需由第三方赔偿而无法找到第三方的),经事故处理未得到相应赔偿或已得到赔偿但需要长期医治的;遭受意外事故致残的。

  2020年1月,杨增乔57岁的婆婆因病情恶化去世。得知该情况后,扶贫干部及时帮助申请了保险,最终获得1.8万元保险救助。

  “搞好养殖,争取把二层楼盖起来。”有了防贫保险的救助,杨增乔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据云龙县扶贫办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精准防贫保险”的保险救助已有86户,共支付救助资金1556281.01元。

  “县里专门为防贫保险设立了保险基金,我们会一直坚持下去。”段冬梅介绍称,除防贫保险外,县里还对人均纯收入低于5000元,且有返贫风险的脱贫户和有致贫风险的边缘户进行了摸底,排查出脱贫监测户396户1462人、边缘户1189户4045人,并根据实际情况开展了针对性帮扶。

  段冬梅表示,下一步,将在前期经验探索的基础上,还将设立云龙防贫基金,为更多家庭发生变故的农户提供帮扶。

  云南新增1例境外航空输入确诊病例人民网昆明7月3日电 (李发兴)据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7月2日0时至24时,云南省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新增境外航空输入确诊病例(普通型)1例、无症状感染者1例,均为中国籍、俄罗斯输入。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均在定点医疗机构隔离治疗和观…【详细】

  云南提前超额完成“十三五”碳强度下降目标记者7月2日从云南省生态环境厅主办的2020年全国低碳日云南省主会场了解到,“十三五”期间国家下达云南省的单位地区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简称碳强度)降低目标任务为18%。截至2019年,云南省碳强度较2015年降低30.23%,已提前超额完…【详细】


地址:山东省济宁市章丘区双山街道办事处三涧溪村2号  联系人:马经理 

固定电话:400-0713481

全国销售热线:

400-0713481